短篇兩首

其一

天命

用,落在沙漠上的一滴眼淚
灌溉帶刺的仙人掌
直到它長出了帶苦的刺⋯⋯
.
聒噪的帶著傷人的武器
站在孤獨中
春雨時,偶爾而綻放幾朵紅花
之後繼續昂首站著
.
這麼樣的盼望你的探訪
卻又不能承受你的熱情
春雨,如此渴望
多飲一口,如此的不能承受
.
孤寂是沙漠裡帶刺的天命
我,只能偽裝享受春雨後的百花綻放

 

 

其二

2點一刻
如新聞說的,天會越來越冷
在剛跨過明日之後
.
腳下蹲著隻貓⋯⋯
期,討著手中的貓食,但還帶著利爪
那貓
除了一手的生腥,我沒能掌握它些甚麼
那貓
.
溫著的啤酒,春日裡的寒冬,顯得順口
一隻貓,一個人,一杯酒,一個該遠走卻逗留的寒冬
還有寂寞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