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成眠

每每這半夜都是最難耐的

人都睡了

而  我卻醒著,醒著聽蛙鳴

怎麼也不能入眠

那酒正是滿月的潮水

築著我的夢,卻不能清細看透

高築的酒瓶搭起尖聳的樓

夢裡涯邊的桅桿

山下是你紛擾的海

跨一步,那就往下墬了

然而忽,夢醒,人依舊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