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里河岸 船渡

早起 行船人

往來學生,商者

趕早讀赴早市,鬧熱滾滾

學生謙虛,吸收新知

小販,扁擔雙頭空空,趕採買

肩胛擔頭暫交河水拖

好一個天清日溫和

照得身軀漸漸燒

.

皮膚黑金拜日所賜

寶藍河水映日而生

日頭左右阮工作時間

但無法改變我行船方向

我,行船依月而行

照河底沙鋪而行

似河水般柔軟能容

我,行船依智慧而行

.

夏天,日頭漸炎,風送清涼

白雲輕渡觀音山

船夫毋知往來智識輕重

.

.

船在沒有橋梁之前,是八里往來淡水的主要工具,商人或者求學,都需要靠著這船隻來取得想要的必須要的,不管是知識上或者經濟上,即便只是船夫的行船,也是充滿智慧,只是我們往往沒有發覺,這智識就被包容在卷卷的河水之間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台語類型, 淡水河岸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