醡見春

北風稍緩和了下來

南風便揚起頭的吹噓

口氣裡帶ㄧ些南方的潮氣

泥土下浸潤了半冬的種子

昨夜已聞消息

用力一昂,撥開身上的泥,挺挺的站立

.

那南風不見人的薄霧

是酢漿草上幸福的眼淚

是裝飾燈火的白紗

是喚醒太陽的湧泉

是打在臉上初春的感覺

冬末之時,有著北風冷冽的露水

陽光下,成了耳目一新的藥劑

像是酢漿初見春,令其翠綠

.

.

在連日的陰雨低溫,難得的南風,帶來了薄霧,帶來了溫暖,地上的稙披趁是一夜便長的不可收拾,綠草清香的味道,著實引人想到草皮上或坐或臥的享受一下,鋪張紙墊,一杯紅酒一片法式麵包,正和這初春的輕鬆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