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來之間

昨天下午到同業的工廠去,有部分的工作請他幫忙,大約需要2小時,騎了單車就到附近繞繞,有一面的圍牆旁種了幾棵不常見的行道樹,結滿了楊桃,有一顆是龍眼,不過已經過了結果期了,圍牆內是國光客運的三重站,腹地很大,老客運站的半環狀結構,讓旅客跟車輛可以有一個容易上下的車的空間,這是客運站常用的方式,到南部ㄧ些鄉下,依舊是這個樣子,只不過小得多

客運站的規模,看得出當時人潮絡繹不絕的情況,現在則是停滿了自家用小客車,在經濟起飛的年代,客運曾是南北往來的重要工具,現在經濟架構的改變,時間與便利遠高於金錢,南北往來已經被更快的高鐵與更方便的自小客取代,公路運輸線入了一場困戰

站在圍牆外看著往遠處的地名,心理突生旅行的興奮感,好像是小學生要遠足的感覺,大概是兒時要遠處旅行是很難的事情,那種感動被烙印在心裡的關係,現在長大了,看的東西多,旅行帶來的興奮感也不像童年時一般,反倒是這一面老圍牆內的世界,喚醒童年的純真

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