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學

“達克,你也算是能人,看起來你們這門行業相當複雜,比起我們國中同學,你比他厲害很多"

這是我一個喝友露安同學經常來會說的話,剛開始時不以為意,甚至有時候會因為好聽的話而沾沾自喜,其實我這個國中同學因為酒跟感冒藥成癮,所以工作也沒了,經常的還必須四處找酒喝,跟他國中時期是班上的資優生,完全判若兩人,唯一沒變的還是他為人的驕傲

國中時期他是由台北轉回來鄉下念書的,城市的教育程度在鄉下可是吃香的很,名列前茅也就是家常便飯了,家境不錯,穿得好,吃得好,也因為營養夠,所以在當時也是個子高的那一種,對我們這種鄉下小孩來說,他簡直就是小丸子卡通裡面的花輪,令人稱羨,我們因為是遠親,感覺起來距離沒有那麼的遠,當然以前一直都不曉得其中還有這一層關係在,友誼也都維持在一般標準濃度,直到我搬回家樓下開店,他經常來我這邊撿一些舊零件去換友露安,我們才漸漸熟捻起來

我還有另一位國中同學,現在在64快速道路上開清掃車,他也會來給我修車,之前就警告過我,不要給友露安同學酒喝,我馬虎的答應了他,有一次友露安同學開口要杯酒,我不以為意,就倒了一杯給他,rock杯的1/3,我喝威士忌都是這樣的量,喝完再倒,大約幾分鐘之後,他開始對著電視新聞憤怒了起來,突然,我發現了我陷入了一個一旦開始就不能回頭的循環,自此之後,友露安同學單方面的對我友情越來越濃,像是我倒的那杯香濃威士忌一般,越來越濃

當然,像是一早便必須面對惱人的工作,我在中午開店之後也經常的會遇到我這位友露安同學不定時的出沒,不過他的自尊心跟他國中時候一樣,一點都沒有減少,他不會輕易的開口要酒,總是在閒聊一番之後,找到藉口,便開口要一杯,比如像是這麼久達克都沒陪他喝一杯,所以該請他喝一杯,又或者,上次的福蘭溪(法國)的很香,可以來一杯嗎;第一次跟我說福蘭溪的時候,我想了很久才知道是架子上的XO,倒給他的時候他還檢視了一番,說,沒錯就是這個,還有一次我斟了1/3杯給他,他回我說要不是同學關係,早就罵我一頓了,正在納悶之時,他就說哪只有倒1/3杯的,剛說完,我便把整瓶酒給他了,他快樂的很,酙了滿滿rock杯,一飲而盡便走了,過了兩天,他來說,喔那個酒好厲害,整整吐了一天,其實他來我這邊的時候早已是八分醉了

看著同學這樣酒醉的不能自拔,想想自己夜半時候的飲酒,也多少有些警惕,怕自己醉酒時的侃侃而談會跟他有3分神似,近來他到我這邊要酒時,我總是會故意的跟客人聊天,忘記他的存在,倒不是在意那一些酒,實在是擔心在這樣的喝下去,不知道這同學還能看到多久,也擔心自己會少了一個引以為戒的目標,同學,少喝些,起碼太陽下山再喝吧.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有感而言, 未分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